南方网> 中山新闻

中山仙中754名学生在校外租房,安全如何保障

2018-11-08 09:39 来源:中山日报

“全校1800名学生中,有754人在校外租房住……”这份来自今年10月的调查数据显示,四成学生在外租房住,“如何保证安全”成为杨仙逸中学校领导心中的担忧。

位于石岐区麻洲街的仙中,是市属14所高中里唯一没有宿舍的走读制学校。2015年高考户籍改革后,陆续有外省市户籍的学生就读,他们为了求学,只得在学校周边租房居住,且大部分没家长陪同。在学校新宿舍明年5月建好之前,这些学生校外居住的安全成为家长老师心头悬着的大石。

记者 陈慧 唐益

通讯员 李洁莹

现场走访

■高一新生:获“自由”空间,心里有点小高兴

10月22日晚9点,窄窄的麻洲街涌动起来。文具店、理发店、手机店、面包店、肠粉店、烧烤店等陆续亮灯,一些摩托车也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,停在路边默默等待。

9点30分,仙中晚自习下课铃响起,学生们从校门口涌出。有的坐上家长的摩托车,有的自己骑自行车,也有的在街灯与沿街店铺的灯光下走回在校外租住的地方。

今年刚读高一的阿达,在校外租房走两三分钟就到。记者跟着他停在一家餐饮店前,几个学生正在吃宵夜。店旁一条被大铁门拦住的小巷里,就是阿达的新住处。推开铁门,走进昏暗的小巷,记者才发现这里“别有洞天”:一幢两层民居楼被分割成许多间独立小房间,有四五间房住着仙中的学生,其余则是外来打工者。

老家在廉江的阿达与同学合租的房子在一楼,约10平方米的房包含一个卫生间。一张上下铺的床,两张简易小桌,还有两个行李箱,就是屋里全部的东西了。1个多月没见到父母,阿达说开始还觉得有些不习惯。“每天回来会与妈妈微信聊下天,说说这边情况。然后洗澡洗衣服、看看书再睡觉。老师也会常提醒,外宿的学生晚上不要出门,早点睡。但自己有时会拖拉点,做不到很早睡。”

现在阿达每天调好早上6点多的闹钟,与宿友互相叫醒,然后去学校吃早餐,一日三餐都在学校饭堂吃,午休也在课室里,只有晚修后才回到住地。大多数外宿的高一新生都与阿达一样,与同学合租,环境不如家里好,但能有一小段脱离家长和老师的“自由”空间,这些新生们心里竟然还有点小高兴。

可家长们却十分担心。在廉江的阿达妈妈,通过电话告诉记者,找房子时一直跟儿子强调,房租贵点没关系,但一定要安全。电话里,阿达妈妈连说了几次“担心死了”。

■高二老生:觉得还是在学校住宿好

与阿达这种高一新生不同,仙中高二、高三学生随着学业压力的增大,越来越觉得校外居住不便。高二的小新告诉记者:“楼下有其他租户,住的地方还有夜宵档,一到晚上看电视的、唱歌的、喝酒的,各种吵,我写着作业,耳朵里听的是电视剧的声音。”

读高一时,小新也曾“放飞自我”,在街头闲逛或吃宵夜,较晚才回到租房地。回房后又拖拖拉拉,几乎不可能在11点前上床睡觉。甚至有一晚因为睡得太迟,第二天没及时醒来去上学,急得老师问同学、找民警,去出租屋找人。班主任向家长反映了情况后,爸爸决定来陪读。小新的父母在东凤工作多年,陪读那几个月,爸爸白天上班,晚上就回出租屋督促小新作息,镇区城区两头跑。

爸爸的奔波小新看在眼里,渐渐地学习用心了,生活上也学会了自律。现在爸爸每周仍会来出租屋两三次看他,但不用再每天陪伴。“现在觉得,还是在学校住宿好。学校有生活老师监督,作息有规律,周边不会有太多干扰,可以好好学习和休息。”现在的小新反而盼望着学校的宿舍早点建好,可以重新回到有老师监督的环境中。

摸排调查

■今年校外租房生达754人

能常来陪孩子的家长还是少数。据了解,目前仙中在校外租房的学生有754名,比去年多了100多人,且大部分没有家长陪同。仙中德育处主任孙文彬说,学生大规模校外租住的现象是2015年高考户籍改革后才出现的,以前学生几乎是以中山城区为主,只有少数来自镇区。高考户籍放开后,2016年入学的新生就出现外省市户籍生,并有每年递增趋势。这两年,每学期开学1个月后的3月、10月,年级和班主任老师们就进行摸底调查。今年10月走访调查,校长李自可将主题党日活动定为“走访出租屋”,全校党员一起走访,希望在新校宿建成前的半年时间里,减少安全隐患。

杨仙逸中学所在的麻洲街,校道狭窄,占地面积小,周边都是两三层低矮老民房,流动人口多。学生租住地多在麻洲街附近,包括方基巷、南阳里、南仓街等老房中,有些甚至是危房。

10月18日中午12点30分,记者跟着校长李自可与其中一队老师走访。穿过麻洲街,学生们带着走访老师拐进了叫不出名字的小巷。生锈的铁门背后,是一条只能供一人通行的楼梯。楼梯转角处窗户透进来几束光,照亮了贴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风格——浅绿色花砖的楼梯。学生们租住在二楼。打开木门,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,仅放有一张铁质上下铺、一张书桌。房间最里侧,是一次只能供一人使用的厕所。这间房,租金每月400元,由两名男生平摊。

■发现隐患告知房东整改

在麻洲街旁5横巷,一栋楼里住着仙中十余名学生。在两名女生租住的房内,热水器的排气管长度不够,将废气直接排放在厕所内;给热水器供能的煤气罐,直接放在了床头……老师们一边叮嘱学生打开门窗透气,一边在本子上记下存在的问题。

高一(5)班班主任老师许丽纯在走访中还发现,一些学生安全意识不够,直接将电线拉到床上。“我们发现问题,就拍照记录,发给家长或者联系房东。”许丽纯说,虽然有时候收效甚微,但至少要让房东知道,有老师在跟进,能起到督促作用。

走访队伍中除了老师外,还有迎阳社区的工作人员。社区流管站负责人陈先生表示,也时常会走访片区里的一些学生出租屋。“出租屋归我们管,有些学生报上来的地址模糊,我们走一下心里也有数。走访过程中,如遇到一些有问题的出租房,登记在册并督促房东整改。对不符合出租条件又不整改的房子,就不能再让它出租了。”

采取措施

■警校社区联动严防事故

担心个别自控能力差的学生沉迷电脑、手机游戏,高二班主任老师肖学胜就与家长们沟通,希望严管手机。他带的班共40人,有20个是校外租住生。“星期一至星期五手机由我保管,周五放学后才发还。个别家长要每天电话联系的,尽量配只能打电话的老人机。”

几次晚上在校外采访,记者10点半前离开麻洲街时,发现街上没几个学生。这些十五六岁的孩子没有了家长老师的监督,怎么能乖乖自觉回住地?

原来,除了班主任们各出奇招外,学校还采取“巡街”方式。德育处主任孙文彬说,学校派出行政值班老师以及保安,晚上10点半就在学校附近巡街,发现有未回住地闲逛或吃宵夜的学生,马上劝离。“安全是底线。有些家长与学校也解决不了的事情,我们还要求助社区和民警。”

肖学胜老师的班里,有一位女生的家长反映,说头晚孩子的出租房有男的来敲门。“我们马上跟辖区派出所的民警反映,他们也很配合,马上去学生租住的地方了解情况,看周边环境。这事后来就再也没出现过了。”

在记者采访中,老师们都屡次提到了片区民警。民警岑文涛还有另外一个身份——杨仙逸中学法治副校长。“每学期开学,我们会从学校拿一份校外租住学生名单。”岑文涛说,片区民警会根据名单情况,加强对学生租住地区的巡逻。每晚9点半至10点,集中放学的时间段,民警会在学生经过的路面巡逻。“去年,一名学生的手机放在出租屋内,被人站在房外用工具夹走。这是我们处理过的唯一一宗来自学生的报案。”岑文涛说,经过警、校、社区联动,至目前为止,近几年未发生过安全事故。

仙中新宿舍预计明年5月竣工

据了解,杨仙逸中学宿舍饭堂工程(包括连廊区)投资总额逾7900万元,拟建总建筑面积近2万平方米。工程分地上五层,地下二层,提供床位2036个和就餐位1400个,预计明年5月份竣工。

对于杨仙逸中学这700多名校外租房学生来说,这几年是一条艰苦的求学路,但同时也是在人生中学会把握“自由”与“自律”的成长之路。

 

编辑: 朱晓宇

相关新闻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 网站地图- 广告服务- 诚聘英才- 联系我们- 法律声明- 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